河南一男子每天舉牌抗議廣場舞油煙靜電機噪音:不想引起沖突



濮陽市民王磊在路這邊舉牌,廣場舞大媽在路那邊跳舞。

11月30日早上6:30,河南濮陽市民王磊照例獨自一人站在濮陽市中心廣場西北角,舉牌抗議廣場舞噪音污染。近一個月來,每天早上6:30到7:30,他都在這個地方進行抗議。經過他的抗議,對面跳廣場舞的大媽們的音樂聲響已經小瞭很多,但是占用人行道、自行車道的現狀依然沒有改變。他認為,這是一種逐漸進步的過程,也想為各地解決廣場舞擾民問題提供一種新的探索模式。

【事件】每天早上舉牌抗議廣場舞擾民靜電機

“我認識你,你是‘舉牌哥’,我給你挑個大燒餅!”自從開始舉牌抗議廣場舞大媽後,王磊沒想到自己會這麼“出名”,連買個燒餅都被人認瞭出來。從11月初開始,王磊就每天早上雷打不動地站在中心廣場斜對面,抗議對面的兩隊跳舞者。

今年46歲的王磊是濮陽市人民醫院檢驗科的一名醫生。他其實在與廣場隔一條路的醫院傢屬院住,離廣場還有1000米的距離。今年,他在廣場旁邊一個名叫“銅鑼灣”的小區新購瞭一套房子,每天跳舞的聲響嚴重影響瞭老人和孩子,他就有瞭抗議的想法。

所謂的廣場舞噪音,是因為中心廣場北門兩班跳廣場舞的聲音開得都很大,單調的音樂交織在一起震耳欲聾,附近的居民躲無可躲,苦不堪言。“每天早上6點多就開始響,老人年紀大瞭,本來睡眠就輕,如此一來更是睡不好覺。而且從此經過時,咚咚咚的聲音聽瞭,讓老人險些犯瞭心臟病。”王磊說。

王磊舉牌的想法由來已久,今年夏天,他想以給跳廣場舞的大爺大媽們送水的方式取得雙方的互相諒解,但是效果並不理想。他將這種想法發到業主群裡征求意見,但回應者不多,僅有的支持者也沒有與他一起出來抗議,他索性就一人站出來舉牌抗議。

【現場】一個人與一群人抗爭,要求降噪音

“文明需要時間積淀,這是一個過程。”這是王磊見到大河報記者後說得最多的一句話。11月30日早上7點,記者見到瞭正在舉牌抗議的王磊。他穿著軍大衣,戴著口罩,雙手各一個牌子,脖子上戴有“濮陽市民”的牌子。

舉牌抗議的第一天,可能是存在報復心理,對面的廣場舞聲音更大瞭。舉牌抗議第二天,有隻狗在馬路中間轉悠,王磊過去護送小狗過馬路,對面的大媽們劍拔弩張。

據介紹,一開始王磊脖子裡掛的牌子寫的是銅鑼灣業主,後來改成瞭濮陽市民。舉牌抗議的內容,除瞭“噪音擾民不文明”外,他又增加瞭一個“請退還市民廣場人行道自行車道”的牌子。

“我舉牌這段時間,聲音確實小瞭,以前在一個路口之外的人民醫院傢屬院都能聽到。現在傢屬院已經聽不到聲音瞭。”王磊告訴記者。而在附近居住的一位市民也向記者表示,聲音確實小瞭,鼓勵王磊繼續努力。附近的居民介紹,自從興起瞭廣場舞,這裡每天都是這樣。夏天的晚上更是跳到12點左右。

“我現在抗議的是他們占用人行道和自行車道。行人和自行車被迫擠進機動車道,有次我親眼看到一個婦女帶著孩子被車掛倒瞭。”作為醫生的王磊,被這一幕深深觸動。

【對話】以文明的方式抗議靜電除油機不文明行為

記者:為什麼選擇舉牌的方式,而不去對面與他們進行溝通?

王磊:我不想引起沖突,剛舉牌的前幾天,對面兩名跳舞者就過來找我理論,還說我不講道理。我不想以暴力的方式,因為我對抗的是不文明的行為,如果我以暴力的方式,那我同樣不文明。而且我曾經學過幾年法律,我認為諸如用水沖、大喇叭喊這些行為不文明也不合法。一開始我站著,他們故意把聲音調大以示回絕,後來勸我“回去吧,天冷”。我認為這是開始關心我,隻有讓別人認可瞭,從內心接受瞭,才會以文明的方式徹底解決問題。

記者:小區裡那麼多人,為什麼隻有你站出來?

王磊:我承認我是一個愛管閑事的人。我在醫院裡是職工代表,職工有什麼事也會給我反映。在一開始征集意見時,也有人支持,但是最終隻有我一個人站在這裡。作為醫生的我,知道人的生命十分脆弱。那天看到送孩子上學的電動車被迫走快車道被車撞倒,我就在想如果是我的孩子我會怎麼做?而這些安全隱患就是因為跳舞占用瞭人行道,他們必須讓出來!

記者:傢裡人是否支持?

王磊:我覺得傢人對我挺支持的。

記者:你計劃站到什麼時候?

王磊:他們一天退不回去人行道,我就一直在這抗議。前不久,濮陽市蟬聯全國文明城市榮譽稱號,讓我又看到瞭希望。我上周三跑到北京國傢體育總局咨詢廣場舞擾民相關問題。國傢體育總局前不久印發瞭《關於進一步規范廣場舞健身活動的通知》,要求“不得因廣場舞健身活動產生噪音影響周邊學生上課和居民正常生活,不得因參加廣場舞健身活動擾亂社會治安、公共交通等公共秩序”。但是,並未提及如何整治和處理的具體舉措。不過,國傢體育總局的工作人員告訴我,措施隨後就會出臺,我就回來瞭。

【說法】警方稱不允許占用人行道跳廣場舞

記者瞭解到,此前,中心廣場北側曾有一個監測噪音污染的設備,但是王磊告訴記者已經壞掉瞭。對於王磊的這種行為,在廣場附近居住的市民告訴記者,他們贊成這種文明的抗議,王磊最近所穿的軍大衣和戴的口罩均是附近小區的居民送給他的。

“我的要求並不高,廣場北門裡面有那麼大的空地,為什麼不能在裡面跳,把非機動車道還給市民,讓學生上學有一個安全的通道,對跳舞者以及其他路過的市民都是一種安全保障。”王磊表示。




昨天7點30分,記者看到有一班跳舞的已經結束,正在收拾音響設備。記者上前詢問對於對面王磊的舉牌抗議有什麼想法。一名男子告訴記者,他對於王磊的頻繁出現視而不見。

而一位中年男性則表示,退入廣場內就無法彰顯跳舞健身的影響力,廣場是屬於市民的,為什麼不可以在這裡跳,而且他們來此跳廣場舞比王磊出現要早得多。

對於跳舞者占用非機動車道這個問題,記者咨詢瞭濮陽市交警支隊,民警表示,按照交通法,這種行為是不允許的,但是跳舞者會在上班高峰時就結束,執勤民警執勤時他們已經退出。下一步,交警支隊會去現場研究這個問題,摸索一個解決的途徑。



本文來源:大河網-大河報

責任編輯:胡淑麗_MN7479
8BF7E025AD0EA426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gi468oy00 的頭像
qgi468oy00

羅隆的採購名單

qgi468oy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