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六人晚靜電除油機餐》:復雜終於明瞭

□ 劉一穎

夜色溫柔,燈光搖曳,桌上擺滿肉菜,有酒有湯。三男三女圍坐餐桌旁,好似一場和睦融洽的傢庭聚會。隻是,這不是一個傢庭內部聚會,是一位單親母親,拉著漂亮敏感的高中生女兒和胖得過分有些臃腫的兒子,來到單身父親傢,與單身父親拉扯的帥氣叛逆的兒子和單純可愛的女兒,進行一次周六見面。正在熱映的電影《六人晚餐》圍繞兩個單親傢庭,講述瞭六人心中那一段段內心與現實、感性與理性相互糾纏的回憶。
同坐一張飯桌旁,同吃一盤菜,每個人嘗出的味道也不盡相同。對於首次“六人晚餐”,張鈞甯出演的外表乖巧、內心敏感的高中女生林曉藍起初抱著有些不屑的態度,迫於母親蘇琴的要求和傢教,她依然有禮貌地問候邋遢工人丁伯剛一聲:“丁伯伯好”;比起丁傢人,曉藍的弟弟曉白對飯桌上的各式飯菜更感興趣,所以,當母親問起丁伯伯人怎麼樣時,他十分真誠地說道:“丁伯伯做菜好吃”;看似同曉白一樣單純,歡喜於傢中來人,可以吃到魚蝦的丁傢女兒珍珍對這場晚餐的到來,感到由衷的喜悅;戲骨鄔君梅、吳剛分別飾演單親母親蘇琴、單親父親丁伯剛,他們在飯桌上的每一句話、每個表情比飯菜更值得品嘗,蘇琴不時流露出的驕傲,丁伯剛小心翼翼隱藏起的自卑,讓這頓晚餐吃得更加復雜。竇驍的那一口白牙在黝黑健康的膚色下,被映襯得更加耀眼,他飾演的丁成功在無意間觸動瞭乖乖女曉藍心中強壓下的叛逆。他在玻璃制作工藝上展現出的天賦和熱愛,令曉藍不時想起自己的高級知識分子父親,父親做出的白琥珀裡,有一隻振翅飛翔的蜻蜓。
晚餐,是一日三餐中儀式感最強的一餐飯。人們會忽略“晚上少吃更健康”的養生理念,堅持多做幾個菜,多等待一會,隻為忙碌一天的一傢人團團圓圓在餐桌旁,安安靜靜地吃一頓晚飯。英語中,supper和dinner都有“晚餐”之意,dinner暗含更加正式的意思,影片的名字就是《dinner for six》。一男一女的周三相聚,發展為兩個傢庭的周六晚餐。每一頓晚餐都有故事發生,或是丁伯剛不滿於兒子願意一輩子“吹玻璃”的不求上進,或是蘇琴女性直覺感應到曉藍和成功之間要發生什麼,或是最後那次“你蘇阿姨要和我分手”引發的崩潰與破裂。
兩個傢庭不能成為一個,是源於六人之間的關系更加復雜瞭。丁成功與林曉藍相互吸引,萌生瞭在一起的念頭。然而,蘇琴誓要女兒離開廠區,去更廣闊的天地,看到女兒的猶豫,她使出殺手鐧,“這不隻是為瞭你,更是為瞭你爸爸”。為瞭徹底斬斷兩人在一起的可能,她決然和丁伯剛分開,雖然後來才發現,“你怎麼知道我對你丁伯沒有感情呢”。曉藍因為離開成功,在回城的大巴上哭得異常傷心,但別忘瞭她一直清楚地知道母親不會和丁伯走到最後,就像她骨子裡也隨瞭母親,想要永遠地離開埋葬青春、正被拆除的工廠。知道六人間關系復雜的還有珍珍。曉白強吻珍珍,被珍珍一把推開後,哭訴著,“我媽媽和丁伯不在一起,姐姐和成功哥也不在一起,我們倆在一起,這個傢就不會散瞭啊”。珍珍哭著回應,關系哪有那麼簡單。把關系變復雜,又看透復雜關系的都是餐桌旁的女人,吃吃喝喝中,就看明白瞭沒拿上桌面的牽扯。
丁伯剛長期醉酒,記憶力退化,但一直記得心愛的蘇琴,與正在被拆毀的廠房一起沉睡在鐵路旁。離傢多年歸來的曉白早已放棄鋼琴,成為帥氣瘦削的小夥子,拿著相機找尋過去。單純如孩子的珍珍穿著皮草指揮工人幹活,認出曉白的一刻,不顧形象地撲過去,真的“把你當成親弟”。住進別墅、嫁給富商的曉藍終放下心中對自己的期待,和母親說清瞭一切,回到瞭十字街的玻璃屋,和丁成功在一起。而蘇琴,六人晚餐的發起人和終結者,隻能繼續過著平靜的生活,看著廠區拔地起高樓。有人失憶離開,有人丟掉執念,有人找回自己,有人沉默不語,復雜的關系終得明瞭。
影片改編自魯敏同名小說《六人晚餐》,小說散發出潑辣、濃烈的生活氣息,就像廠區鍋爐迸出的火花,書中曉白的日記帶有魔幻主義的色彩,讓作品散發出夢一樣的味道。而影片清新如詩,滿眼的綠色和小花點綴在鋼鐵水泥間,是美好回憶應該有的樣子。

靜電除煙機靜電除油煙機價格
3A53012C845584EF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gi468oy00 的頭像
qgi468oy00

羅隆的採購名單

qgi468oy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